老人收藏瓦当40年成“砖家”

片瓦遮头,寸土落脚,是人们对归属感最原始的诠释。千百年来,屋檐上的瓦当,是中国传统修建重要的构件。72岁的董纪法对瓦当很痴迷,在他眼里,瓦便是“玉”。
说起瓦当,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:嘉善干窑。干窑据传是“千窑”的谬称,从前窑墩数以千计,盛产瓦当京砖。在这座深受窑文化熏陶的小镇上,活跃着一支专门保藏瓦当、京砖、砖雕的民间保藏家,今年72岁的董纪法便是其间最为痴迷的一位。

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说的是玉宝贵,瓦一般。然而董纪法却说,“在我眼里,瓦便是‘玉’,是嘉善生产的‘玉’。”

40年来,董纪法保藏了超过3000种瓦当。“曾经人们说秦砖汉瓦,给人一种瓦当多产自北方的形象。而我这些瓦当,品种全数量多,审美风格更是偏向江南。由于我的保藏与传播,这些年,业界开始频繁提及‘江南瓦当’这个词。”

追溯董纪法的瓦当情结,离不开他家乡的“干窑文化”,史称“千窑之镇”的干窑是江南窑文化的发源地和传承地。

“小时候日子苦,五六岁就去窑墩捡煤渣,十七八岁做窑工。”董纪法回想。只读到“小学二年级第四课”便停学的他,青少年的回忆离不开窑墩,尤其是窑墩附近随处可见的雕花瓦当,“把戏纹理可多了,看到美丽都不舍得放手。”

董纪法十七八岁时,在窑墩干“中工”——在窑内向上传递砖坯。28岁那年,在朋友家看到一件龙纹瓦当,便讨回来,成了他这一辈子砖瓦保藏的奠基砖。“我拿回家,我几岁的女儿跟我说,爸爸,这个好美丽,要保存好。”

从此以后,他一发不可收拾,由于收集砖瓦,40多年来,尤其是2005年开始参加业余文保员队伍至今,他走遍了全县178个行政村、社区(现147个),1796个自然村。

哪里有老房子要拆,谁家又发现了老物件,董纪法的音讯最是灵通,在残垣断壁间,他执着搜寻为之魂牵梦萦的砖瓦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