蜗居车库藏书万余本

计算机专业的阿飞痴迷文学,2010年的那个夏天,他期望结业前可以出版自己的第一本小说,但是遭到出版社修改的拒绝。在流水线上作业三年后,他三次报考文学类研究生,都落榜了。但他已不想再回到流水线上。

在武汉市珞瑜东路一小区,有着一间车库。车库里堆满了各类书本,初到此处,不知这是书店仍是仓库?说是书店,门口却没有任何招牌;说是仓库,20余平米的空间里,包容近十个书架,以及书桌和床铺。
这间车库的租客名叫阿飞,2016年,他辞去作业租下这间车库,将平时收集的各类旧书存放于此,现在已有万余本。对于阿飞来说,这儿既是读书写作的当地,也是他的住处。墙上粘贴的那些名人,是阿飞的精神偶像。

阿飞是湖北松滋人,父母是农民。计算机专业的他,在学校里接触了文学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整天看书、写作。“那时就想写一本自己的书。”临近结业,同学们都忙着找作业,他却整天呆在图书馆、自习室,写着自己的第一部小说。

结业季的那个夏天,他将自己的手稿带到武汉一家出版社,期望可以获得出版的时机,最终遭到修改的拒绝。2010年大专结业后,阿飞曾做过三年的流水线作业,“生产线上的作业并不复杂,但每天的机械重复让人觉得无聊。”所以阿飞常常会在附近的高校里跑步、找个角落看书。

在朋友们的鼓励下,阿飞决议报考文学专业的研究生,目标为武汉一老牌文科院校。为了备考,阿飞近乎疯狂的找寻学习时机。他也会收集考试书目之外的各类文学书本,还会常常跑遍武汉三镇,去旁听各个中文系教授的授课、作家的讲座。
在朋友圈的步数排行榜里,他是著名的“霸榜大王”。如果出去淘书、旁听讲座,阿飞可以跑遍武汉三镇,一天下来,步数常在三万以上,甚至有一天九万步的“历史记录”。

第三次考研,阿飞的分数总算过了“国家线”,但该校又划了一个复试分数线,他再次落榜。阿飞本可调剂到其他学校,同样有时机成为一名研究生。可他抛弃了调剂,他心里有一股劲,觉得自己现已学到了知识,文凭不再那么重要。

他报考的那位文学教授,也替他感到怅惘,甚至发出了“我甘愿招一个分数低点,但真心热爱文学的学生”的感慨。

从考试的失利中走出,阿飞已不想再回到流水线上,在逛一家旧书店时,他萌生了开一家书店的想法。

阿飞选了一间车库,这样既能作为书店,也能解决住宿问题。于是选好地址,装备好简易的书架、书桌,以及铁架床,一个人的书店在2016年4月开门经营。经营之初,这间隐藏在小区里的书店客源稀少,书本的利润也非常微薄,有时一本书只能赚几块钱。

为了节省成本,阿飞常常一个人出去淘旧书。淘书的进程就像是在挑古玩,在许多旧书店的角落里,躺着许多阿飞口中的“绝版书”“名家书本”,往往一本只需不到十元钱,有的店主甚至会论斤卖。

淘回这些书后,阿飞放在自己的小店里售卖,如果碰到欣赏这些书的人,一本可以卖出几百元的价格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